那一瞬的感动

    早上七点,陈凌穿好衣服起床,他拉开窗帘,有薄薄的晨曦洒了进来,清新,生机勃勃,这个世界,在陈凌眼里,从来都很美好,

    许晴被他折腾了一夜,现在还在熟睡,陈凌来到床前,凝视她美丽的脸蛋,那恬淡而满足的睡颜让他忍不住去轻轻吻了一下,随即站起出了卧室,并轻轻带上门,

    他一出门,许晴便睁开了眼睛,他走了,她心中莫名的感到忧伤,是啊,自己大他这么多,昨夜都是男女之间的需求,许晴告诫自己不要想太多,不要有任何奢想,要时刻记住,自己的身份,自己还有一个女儿,跟陈凌根本就不可能,

    许晴闭上了眼睛,她觉得自己这个年龄,不应该还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小女孩心思,

    一刻钟后,卧室门被推开,传来脚步声,许晴惊喜莫名,掀开被子一角,露出头来,便看见白衣如雪,清秀干净的陈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过来,

    这一刻,许晴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出来,她本不是这么软弱的人,却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的泪点如此的低,陈凌将碗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,道:“许晴,我一刻都离不开你了,”

    许晴一笑,道:“是离不开我的身体吧,第一次的男孩子都是这样,不过上瘾会伤身体的,”说这个的时候,她心里又有伤感的情绪,自己也只能靠身体来吸引他吧,她突然很讨厌自己变的这么多愁善感,

    陈凌怔了一下,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,马上明白许晴患得患失的心情,吻了下她的脸蛋,道:“如果能拥有许晴做我的老婆,我觉得我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,”顿了顿,道:“许晴,我不太会说好听的话,但是我在特卫局工作这几年,处理每次首长外出的布局,都会将一切隐患考虑进去,我昨晚吻你时就已经想的清楚,我喜欢你,我很想,你能做我的妻子,”

    他的话很清楚,我陈凌绝不是一个冲动冒失的人,所以昨夜,也绝不是冲动,许晴突然想到在危险时,他毫不犹豫的替自己挡子弹,用生命来保护自己,那还有什么比这更具说服力了,泪水情不自禁的滴落,陈凌吻去她的泪水,接着起身,道:“我刚在你冰箱里找了找,好像没什么东西可以做早餐,所以就只能煮了几个鸡蛋,趁热吃吧,”

    许晴幸福的恩了一声,穿上保暖内衣,撑起,靠在床上,这一动,身子酥软到了极点,想起两人昨夜的疯狂荒唐,不由脸红过耳,

    许晴平常很讨厌吃鸡蛋,但今天却吃的有滋有味,“你也吃一个,”许晴道,

    陈凌嘴角洋溢出好看的笑容,道:“我要吃你吃剩下的那一半,”许晴会心一笑,道:“张嘴,”陈凌张嘴,许晴喂给他,他一口搞定,两人最后还是一起把鸡蛋吃完,他突然想到什么,道:“许晴,那天你是故意勾我的吧,”

    许晴自然知道他指的是那天要他拿内衣到浴室,当下脸色一?,道:“恩,”陈凌知道她心里一直有事不开心,当下问道:“这不像你的性格,你发生了什么事情,还有这么久了,你也一直没去看彤彤,”

    许晴穿好衣服,又是那身职业套装,从昨天的大胆,到现在的端庄娴静,两个极端,她脸色凝然,道:“陈凌,刚好,我有些事要跟你交代,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,”

    “首先,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,我后面的背景,那些框框,我根本没办法跳开,也无法逃避,你说要我做你的妻子,我很感动,也很感谢你的情,但是我跟你,以后只能在地下发展,我无法给你婚姻,有一天,你遇到喜欢的女生,我会祝福你们,”这个时候的许晴,恢复到了冷静干练,

    陈凌?然不语,他的拳头突然捏紧,原来自己在有些事上,还是那么的无力,不能去左右,

    “为什么,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难道他们还能不允许你再嫁人,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在一般人家,自然没有什么困难,但是彤彤爷爷家不同,那是大家族,最重要的一点,你知道的,我身上有种天然的香,他们家族迷信,有天然香的女人,能给他们带来福运,反之我若嫁人,就不是他们家的,他们就会衰落,”

    他眼里绽放出寒光,道:“那个狗屁家族,就用这样的理由来禁锢你一生,他们有没有替你想过,你也是一个正常女人,需要有正常的生活,”

    许晴?然神伤,道:“外公虽然说过,会替我撑腰,但我知道,那会给外公带来很大的麻烦,”

    陈凌?然,许晴从后面搂住他的腰,脸蛋靠在他的后肩,道:“陈凌,谢谢你,”

    陈凌握住她柔滑的手,泄气道:“我还是什么都不能改变,”

    许晴道:“不,至少你让我觉得,我比以前活的更有意义,”

    陈凌与她温存一会,又道:“你还是没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,”

    “彤彤被她奶奶强行带走,上次我请你当司机,她奶奶训斥我不知检点,找一个年轻帅小伙当司机,外人会怎么看,还给我安排了一个老司机过来,我跟她奶奶吵了一架,她奶奶一直觉得是我克死彤彤的爸爸,所以从来没什么好脸色给我,觉得彤彤跟着我也会被我带坏,”许晴愤懑的道:“我那天跟彤彤的奶奶在电话里狠狠吵了一架,她派来的司机也被我赶走了,我就想,你不是说我不检点么,那我就干脆不检点给你看,”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勾引陈凌的一幕,

    许晴道:“可惜你当时跑了,我那几天对你也气的很,不是别的,你变的太让我失望了,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你,”

    陈凌微微一叹,道:“社会就像是温水煮青蛙,我差点就在不知不觉中被煮死在里面,还好龙玄的出现,惊醒了我,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赢,”许晴不免又担心起来,

    陈凌道:“有你和陈思琦这两个牵挂在,我当然要赢,论气血强大,我和龙玄不相上下,论打法,我从来不觉得有人能超过我,”

    “你呀,真是臭屁,”

    陈凌转身拥住许晴,嘻嘻一笑,又吻了上去,真是迷恋到不行啊,

    便在这时,陈凌的电话响了,许晴红着脸与他分开,他拿出手机,许晴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妹妹,

    陈思琦自然是问他昨天在哪儿,怎么没回家,

    许晴听的分明,心跳的特别厉害,连连示意他别说实话,陈凌会意,与许晴现在关系这么复杂难搞,不适合让陈思琦知道,便撒谎不打草稿的道:“东哥喊我去研究龙玄的几场搏斗录像,好让我增加胜算,”

    陈思琦本来就怀疑他是跟许晴在一起风流,但陈凌这么一说,她立刻深信不疑,紧张的道:“哥,那你一定能打赢对吗,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还没看到你嫁人,怎么舍得有事,”

    “那我永远不嫁人,你就永远不许出事,”

    “好,”陈凌呵呵一笑,挂了电话后,许晴羡慕道:“你们两感情真好,”

    陈凌会心一笑,道:“咱两的感情也很好啊,”

    “少没正经,”许晴脸蛋娇羞无限,说完又道:“某人,我发现你说谎话听顺溜的嘛,”陈凌一怔,随即笑道:“我们曾经训练过说谎话,用一种自我催眠的方式,就是自己都相信自己的谎话,要在最短的时间,最快的反应下说出谎话,连测谎仪都测不出来,”

    许晴道:“·····”

    出门在外面,许晴与陈凌还是很注意影响,保持了老板和司机的距离,许晴决定还是去上班,而陈凌也需要静心养气,

    陈凌将许晴送到隆裕集团外,与她道别后,便打转方向盘往家里开去,开车时不忘给叶东打了电话,将昨夜遇到偷袭的事情分析给叶东听了,叶东吃了一惊,道:“我大概知道是谁,你的伤不要紧吧,”

    陈凌道:“不碍事,”叶东道:“陈凌,你老实跟我说,你跟龙玄打有多少胜算,”

    陈凌怔了一下,随即无奈一笑,道:“东哥,我如果说我有十分的胜算,你信么,”

    叶东也怔了一下,笑道:“是你说的话,我当然信,”顿了顿,道:“那你安心静养,至于遇袭的事情我来处理,动手的应该是安老四,我找他谈谈,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陈凌吐了口气,他不去找安老四这个人,不是因为他对付不了,而是他不想陷进?道仇杀之中,从而不可自拔,

    回到家里,打开大门,便看见陈思琦与叶倾城都在,两人看着电视,好像都挺心不在焉,叶倾城穿着蓝色针织毛衣,头发柔顺的披着,清清冷冷,漂亮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

    他的妹妹陈思琦,则是永远那么恬淡乖巧,让人心疼,

    见到陈凌回来,陈思琦脸上顿时洋溢出笑容,站了起来,跑到陈凌面前,挽住他的胳膊,道:“哥,你吃早餐了吗,没吃我去给你做,”

    陈凌就吃过两鸡蛋,还真有些饿,便道:“没吃,等着,”陈思琦雀跃无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