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逢有时

    面对这么听话体贴的家伙,陈凌还真不忍心下手,加上觉得梁承丰已死,他觉得一切都很快明朗,估计明天就可以返回内地,所以心情轻松,不愿再造杀戮,便微微一笑,向梁承丰伸出手,道:“合作愉快,”

    梁承丰苦笑,道:“我得准备跑路了,托你的福,”陈凌一笑,道:“祝你好运,”便推门下车,

    待陈凌朝医院大门走去时,梁承丰眼里闪过冷酷的笑意,傻逼一个,等死吧,便轰动引擎,打转方向盘,车子跟吃了伟哥似的迅速逃离,

    梁氏私立医院是一家不对外治疗的医院,专门为道上的人秘密治疗,梁老爷子的关系网很广阔,在香港政坛上很吃得开,在香港更是有名的善长仁翁,在梁老爷子后半辈子,其实大部分都是在做慈善事业,梁家在内地偏远地方建造希望小学,多达一百多所,

    医院的大门紧闭,看起来不像医院,更像私人宅所多一些,大楼后是青山掩映,青山的另一边是一座明月湖,这儿端是一块风水好宝地,风景也是优美至极,

    陈凌上前按了门铃,不一会后,门打开,开门的却是两名青年,着?色衬衫,面色冷峻,其中一名冲陈凌很不客气的喝问道:“干什么,”

    这种欠扁的语气,并没有让陈凌着恼,淡声道:“我是梁华先生内地的朋友,姓陈名楚,?烦你们向厉若兰小姐通报一声,”

    “内地来的,”两名青年脸色缓和了一些,“你等等,”便有一名青年朝里面快步而去,陈凌便转过身,耐心的等待起来,

    阳光艳丽,风儿吹过树梢,知了也不停的叫,似乎在预示着暑日的美好,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片刻过后,欢快的声音忽然传来,陈凌一回头便看见梁幼凌这个小家伙,穿着白色小汗衫,短裤,凉鞋,虎头虎脑的跑了过来,小脸蛋上满是欢喜……

    陈凌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,蹲下去,迎接到他,将他一把抱了起来,“师傅,你是来看我的吗,”梁幼凌开心至极,陈凌汗了一下,没有回答,抬眼看到了美丽动人的厉若兰,她的脸色显得有些憔悴,穿白色休闲衬衫,牛仔裤,简单的装束却有种动人心魄的美丽,

    将陈凌迎进楼里后,陈凌第一时间去看了梁华,梁华安详的躺在床上,正在打着点滴,眼睛紧闭,脸色显得苍白,

    陈凌心中一阵难过,终究是来迟了,

    明亮洁净的病房里,四处都是雪白,陈凌牵着梁幼凌,梁幼凌显得十分的乖巧,并不胡闹,厉若兰则陪在旁边,

    “医生怎么说,”陈凌问厉若兰,

    厉若兰眼里闪过深沉的伤痛,道:“医生说阿华内脏移位,导致肾衰竭,而且脑部也受创,恐怕就是躺着,也躺不了多久,”顿了顿,她咬牙道:“是梁承丰,一定就是梁承丰这个畜生,我在北京时,他就想杀我和小凌,”

    “梁承丰已经被我……”陈凌顾忌到小凌还是小孩子,便对小凌道:“出去自己玩会,别乱跑知道吗,是,师傅,”小家伙马上乖巧的说,

    待小凌出去后,陈凌便将今日到梁氏公馆的一切都说了出来,并讲到去梁氏集团亲手杀了梁承丰,

    “什么,”厉若兰听到他说杀了梁承丰,顿时呼吸急促,酥胸起伏,惊喜交加道:“你真的把他杀了,”

    陈凌点头,道:“错不了,”

    厉若兰随即又摇头,道:“不可能的,我从来没听说过梁承丰有什么师爷,再则梁承丰绝没有这么容易被杀,这个人太精明,太阴险了,”

    “没有师爷,”陈凌心一沉,虽然有一种解释,师爷很神秘,厉若兰都不知道,但是厉若兰都不知道,那梁氏集团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,圈套,绝对是圈套,陈凌后背生寒,这么短的时间,这个梁承丰就能安排出这样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,连自己都被骗了,难怪他能连续害死梁家的三个儿子,

    陈凌沉吟着,心念电转,他意识到,所杀的梁承丰是假货,而真正的梁承丰就是那个所谓的师爷,这家伙一定是坏事做多了,长期做了两手准备,

    他引自己去杀假货,仅仅是为了逃脱吗,想到真正的梁承丰竟然被自己放了,陈凌眼中闪过一种被愚弄的滔天怒火,从出道至今,陈凌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的玩弄于手掌之中,很好,很好,陈凌眼中绽放出骇人的寒光来,

    “对了,你怎么会跟阿华认识,还专程跑来了,”

    陈凌回过神来,瞬间收了愤怒,平心静气的对厉若兰简单讲了与梁华的认识,以及梁华的恩情,最后道:“所以我一收到他的传信,就立刻赶了过来,”

    厉若兰看陈凌的眼神又有了一丝变化,这个男人不远千山万水而来,足以证明了他的义气,再则厉若兰相信梁华的目光,她回来还与梁华未来得及见面,梁华就在途中出了车祸,顿时让厉若兰觉得天都塌了,这次之所以敢回来,就是因为有梁华在,觉得什么事情,梁华都能替她撑起,

    这几天,厉若兰跟那些叔叔伯伯处理完老爷子的丧事,便一直惶惶不可终日,她不知道梁承丰什么时候会对她们母子下手,

    现在陈凌的出现,厉若兰终于心中大定,

    “你吃饭了吗,我先让刘妈给你做点吃的,”

    陈凌点点头,正好他还有许多事情要问厉若兰,既然梁华出事了,他现在就一定要帮梁华报仇,铲除梁承丰,还厉若兰母子一个安宁,

    医院有私人饭厅,饭厅里明亮干净,地板砖光滑如镜,

    刘妈给陈凌炖了一碗汤,炒了两个比较清淡的菜,陈凌在饭桌前,便一边吃,一边询问厉若兰,这边的情况,

    对于陈凌,厉若兰无条件的相信,当下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

    这栋医院很早前,老爷子就宣布归梁华所有,所以这里算是梁华的私人财产,现在医院里,一共有梁华从各地找来的六名好手,

    这些人都算江湖好汉,有的甚至是坐过牢的,本来梁华在时,大家都听梁华,但眼下梁华出事了,几人的痞性就展露出来,其中任天华和廖狗子两人垂涎厉若兰美丽性感,经常贼眼珠溜溜的上下打量,并出言调戏,幸好的是,这六人中的赵佩先生是正义之辈,能将他们压住,赵佩年纪在三十岁之间,暗劲巅峰的高手,也是这六人中,实力最厉害的一个,

    以陈凌看来,这些人根本不足以让梁承丰忌惮,梁承丰若要硬闯,以那雪先生和枪手,不消十分钟,就可以将厉若兰母子也杀了,

    陈凌还了解到,老爷子死后,未来得及立遗嘱,所以厉若兰母子是有很重的继承权的,所以梁承丰这几天不杀她们母子,着实很奇怪,

    是怕警方调查吗,不对,神不知鬼不觉的让雪先生夜晚潜伏进来,杀了之后,谁能查到梁承丰头上,而且以梁承丰的财力,也完全可以让警察们闭嘴,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他顾忌的要点,当下陈凌向厉若兰问出了他的疑惑,

    厉若兰答道:“因为三叔公在,所以他现在不敢动手,”

    “三叔公是什么人,”

    “三叔公是老爷子的结拜兄弟,当年陪老爷子从内地偷渡过来,一起打出的天下,梁氏白道上的生意由老爷子操持,?道上的所有行当都由三叔公打理,三叔公与老爷子比亲兄弟还要亲,三叔公终生不娶,不要子嗣,就是不想将来自己的儿孙来争老爷子的产业,”

    陈凌微微一震,这样重情重义的老人,瞬间得到了他的敬重,

    厉若兰继续道:“老爷子的死对三叔公打击很大,梁承丰这个畜生最会做戏,所以很讨三叔公喜欢,但是三叔公怜惜我们都是老爷子的子嗣,已经严重警告过梁承丰,让他不许对我们下手,“

    “梁承丰将梁家二公子和大公子害死,难道这一点三叔公不知道吗,”陈凌道,

    “梁承丰做事很精明,连老爷子都看不出来,何况是三叔公,这些年,阿华一直在找梁承丰的证据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丈夫是被梁承丰害死的,”

    “三叔公手下有什么厉害的高手没有,”陈凌皱起眉头,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三叔公让陈凌感觉到很棘手,梁承丰这个人是非杀不可了,这是自己要给梁华的一个交代,也是为了厉若兰母子的安全,

    提到三叔公的厉害,厉若兰眼中闪过敬畏之色,道:“三叔公本人就是很厉害的高手,你别看他已经七十岁了,但是看起来就像四十多岁,走路龙行虎步,”

    陈凌暗自一凛,七十岁了还能保养得这么好,恐怕这个三叔公至少是化劲巅峰了,厉若兰继续道:“三叔公有四个徒弟,个个都是……听我丈夫说,他们都是化劲高手,三叔公这些年,之所以能与洪门,青帮分庭抗礼,所依仗的就是他自己的本领,和四个弟子,”

    陈凌蹙眉,这样一来,自己要杀梁承丰,恐怕还必须得过三叔公这一关,但是自己只是一个人,并不是神,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五个化劲高手,况且光杀并不能解决问题,地下势力失去三叔公的控制,恐怕会大乱,今后厉若兰母子就算接掌梁氏集团,她们这孤儿寡母的,肯定会被道上的人吃的渣都不剩,

    陈凌思索着,觉得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三叔公知道梁承丰的真实嘴脸,那么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,

    “厉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阿华是好朋友,叫我若兰姐就好了,”厉若兰说,

    陈凌微微一怔,觉得厉若兰称呼梁华时,有种她自己都不察觉的依赖和亲昵,难道这叔嫂之间有什么,他不想将梁华想成那龌龊之人,收敛心思,道:“若兰姐,你说梁华大哥近年来在搜集梁承丰杀人证据,可有什么眉目没有,”

    “全都已经死无对证了,作案的人也被梁承丰灭了口你,他是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,”厉若兰蹙眉道,美丽的脸蛋儿上带着愤恨,随意扎着马尾,让她温婉贤淑中无形多了一种动人的英气,

    陈凌暗想也是,梁承丰这家伙连自己都能骗到,这么精明的家伙,怎么可能会留下证据,看来只有最后一条路,觑准机会,暗杀,到时候没了梁承丰,三叔公也只有扶持厉若兰母子,

    只是以梁承丰的厉害,恐怕在自己没离开香港之前,绝对不会轻易露头出来,陈凌微微叹息,想迅速离开香港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他不由为叶倾城担心,希望她不要出事才好,

    接下来,厉若兰在会议室里召集了赵佩六人,宣布以后大家全部听陈凌调度,陈凌面色淡淡的扫视向这六人,六人中,除了赵佩长的周正帅气,其余全是彪形大汉,三个是明劲巅峰,肌肉强大,看起来倒是满有威慑力,两个是暗劲初期的修为,

    任天华和廖狗子这个爱色迷迷看厉若兰的家伙属于明劲巅峰,明劲的力量很大,会给他们自己一种很厉害强大的感觉,因此也不太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

    厉若兰话一说完,着花衬衫,踢拖鞋,壮硕猥琐的廖狗子便开口嚷道:“若兰妹子,我们在这儿保护你们,是给梁华老弟面子,你还找个人来管我们,过了吧,既然如此,这儿看来也没什么好呆的,兄弟们,我们走,”说着率先站起,吊儿郎当的往外走,

    任天华跟他是一伙的,自然跟着站起,不过其余人倒没跟着一起,只是冷眼观看陈凌和这闹腾的两家伙,大概是想看陈凌的手段,厉若兰早巴不得他们走了,此刻当然不会阻拦,再说有了陈凌,她才不操这个心了,一切让陈凌来解决吧,

    廖狗子跟任天华没想到众人竟然都不配合,厉若兰也不挽留,顿觉没有面子,他们两打量陈凌,觉得这小白脸细皮嫩肉的,肯定是凭长相得到了厉若兰这俏寡妇的信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