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意的提醒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怎样!”咬着牙,杨思宇阴狠冷哼,“这里有很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你要敢动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唐朝忽然抓起桌子上的水杯,朝着一个少年狠狠砸过去,正好命中脑袋。

    那少年啊的一声惨叫,两眼发黑的晕倒了,鲜血从额头渗透出来,让其他人更是吓尿。

    抿着微笑,唐朝再次将目光落到杨思宇身上,淡定的问道:“什么,你说什么,音乐太大声,我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杨思宇嘴角微微抽搐。站在沙发上靠着墙壁,心头更是发毛。原本资本就不大,这会儿更是吓得跟蚯蚓似的。

    手握钢管,唐朝拉过椅子坐下,翘着二郎腿看着杨思宇。笑道:“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性子。我希望我们的谈话能愉快进行,这样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艰难的吞口水,杨思宇头皮发麻,心头暗暗焦急。都这么久了,为什么保安还没到?

    没有理会他。唐朝竖起手指:“第一个问题,你们这样浪,爸妈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杨思宇一抽,这种事哪敢跟父母说,那不是找死吗。就算父母再怎么开放。也不至于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样浪啊。

    三秒没回答,唐朝抓住红酒杯扔过去。尽管已经看到,可是速度真的太快,杨思宇根本没办法躲避,红酒杯便砸在他的额头,红酒正好洒在脸上。

    有些疼痛,杨思宇捂着脑袋愤恨的瞪眼: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唐朝很满意,铁棍指着桌子上精美的一个小瓶子,双眸闪烁着冷光:“那么,这一瓶东西,是谁带来的?”

    杨思宇猛地一惊,脸色变得更是难看。那可是违禁品,这货对这些东西一直很敏感。

    半分钟都没吱声,唐朝面色一沉,忽然把二郎腿放下,右手里的铁棍微微翻转,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杨思宇心头发毛,不得不指着中间戴眼镜的光溜少年:“他,我没碰过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目光落到眼镜少年身上,长得瘦不伶仃的,就剩下大蚯蚓最亮眼。见唐朝盯着自己,戴眼镜少年心头发毛,瑟瑟发抖的哆嗦:“我……不是我的,他胡说。”

    唐朝没有说话,而是面带微笑的起身走过去。蹲在戴眼镜少年跟前。显得很和善的轻轻拍着他头:“别怕,我又不会吃人。这东西,你是从哪里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……啊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唐朝迅猛揪住他的头发,直接把人给按在地上。脑袋狠狠砸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连续砸了三下,木质地板都快爆裂,少年疼得两眼发黑,脑袋差点没爆裂。

    其他人更是吓得不轻,有俩女的甚至直接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唐朝却依旧满面笑容。将少年拽起来,眼镜已经掉落在地上:“我没听清楚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,是曾少介绍人给我的。”少年恐惧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哦,曾少。”唐朝故意拉长了声音,抿着微笑打量着剩下四个少年,基本上也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,“我能问一下,曾少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三个少年同时指着中间的少年,可真是异口同声,相当整齐。

    曾少嘴角一抽,差点没哭出来。说好的交情呢,都特么一起日了,最后关头却还是出自己!

    唐朝放下了少年,目光落到曾少身上,笑容越来越浓厚:“嘿,你哪里还有多少货?”

    杨思宇浑身冒冷汗,不停的挤眉弄眼。真要说出去,那可是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曾少似乎也不傻,虽然心里有些恐惧。可他还是咬着牙冷哼:“我爸是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还是没有给说完的机会,唐朝一巴掌狠狠抽过去,直接把人给抽得摔倒在地上,牙齿都给蹦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吓了一跳,赶紧惊悚的往旁边让来。特么都感觉,这一巴掌抽过去,脑袋都能拧下来。

    曾少脑子有点眩晕,都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,唐朝已经揪住他的头发笑道:“你爸?我可不是你爸,你认错人了。东西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曾少坚决的咬着牙冷哼。

    唐朝不怒反笑,侧头冲着沙发上的杨思宇笑道:“你的朋友,不错,希望你等会也有这样的骨气。”

    说“气”字的瞬间,曾少的脑袋被撞在桌子上。准确的说,应该是桌角。

    “啊!”曾少惨烈的大叫,双手本能捂着脑袋,鲜血不自主迸发而出,瞬间染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看到鲜血,曾少吓得浑身哆嗦,颤抖的大喊:“啊,流血了。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哪里有人敢理会,周围几个伙伴恨不得连滚带爬的远离,就连杨思宇都是惊悚的靠在墙上,就差没能穿墙术了。

    拍着曾少的肩膀,唐朝微笑问道:“疼吗?要不,左边也试试?”

    曾少立即哆嗦的摇头:“不要,我错了。是杨思宇给我的,那个人跟杨思宇很熟,我真不知道。我就出了钱。他们就给我了,我只是个中间人。”

    看他那样子,唐朝非常失望的摇头叹息:“哎,你啊,这么快就说。多没意思。你的血是流不完的,怕什么呢。杨少爷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杨思宇面色发白,哪里敢说话,整个人缩在墙上,前所未有的惊恐。

    完蛋了,连违禁品都推到他头上,这回是真要被打死的节奏!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房门敲响,外边传来杨明光低沉的大喊:“思宇。怎么回事,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叫喊,杨思宇差点没敢动得哭出来,大声喊着:“叔叔,唐朝……握草!”

    身子正向朝着门口冲去,不曾想唐朝忽然冲过来,铁棍狠狠甩过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铁棍正好擦过杨思宇的鼻子,牢牢地插在墙壁上,竟然没有掉落,也没有任何反弹。就稳稳地插在墙上,正好让杨思宇的鼻子碰到。

    感受着鼻尖上传来的冰凉,杨思宇身子僵硬,脑子有点懵。

    曾少等人看得更是懵逼,眼珠子都快掉落,这他妈是在看电影吧?

    冷冰冰的,唐朝走到杨思宇跟前,一只手放在铁棍上,轻哼道:“别着急,我才问两个问题,你不用着急。把门打开,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后边站着的郁诗微微一怔,想要询问,话到嘴边又忍住,咬着银牙去挪开桌子。

    房门很快被撞开,杨明光带着一帮人冲进来。看到唐朝抓着铁棍站在杨思宇跟前,吓得赶紧往后退。

    杨明光面色铁青,大声怒喝:“唐朝,你别胡来!”

    唐朝将铁棍拔出来,满面笑容的放在瑟瑟发抖不敢动的杨思宇肩膀上。淡淡的应道:“放心,我从来都不会乱。让他们都出去吧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郁诗暗暗苦笑,这家伙到底有多狂暴,放这么多人进来也不怕?

    曾少等人却如临大赦。连滚带爬的朝着门口冲去过去,心理阴影估计已经冲不出银河系。

    很快,房间里就剩下唐朝跟杨思宇还有郁诗站着,杨明光带着人站在门口,一步都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唐朝的实力,只要稍微靠近,唐朝一定能抽死杨思宇。问题是,这小子什么时候进来的?

    “杨明光,现在没你的事了,出去,关门,谢谢。”唐朝抿着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杨明光一抽,满脸铁青的阴沉冷哼:“唐朝,你最好放了他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有能耐你开。”唐朝毫不畏惧的笑道,“只要打爆我的头,杨思宇肯定是安全的。不过善意的提醒你,如果不能一杀了我,很遗憾,他最多还能算是一个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唐朝将铁棍慢慢在杨思宇的脖子上来回挪动,“这个地方插入,命大的可以不死,但真的会很幸福。杨思宇,要不你试试?”

    杨思宇吓得不轻:“别,叔叔,出去,快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