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幸

    梁承丰淡淡道:“没错,你是梁华请来的高手,自然是要对付我,我先下手为强,并没有谁对谁错之分,要怪就怪我们的场面是对立的,你若不助纣为虐,我非常乐意结交你这样的英雄好汉,”

    陈凌不由佩服这家伙的镇定和应变能力,想来说他在北京杀厉若兰,说他和梅雪偷情等等,他也不会承认,这些说来说去都是糊涂账,这样也定不了他梁承丰的罪,

    陈凌冲梁承丰竖起了大拇指,道:“承丰少爷是我生平所见,最机警的人,幸好你不会武术,否则我还真奈何不得你,”

    梁峰咳嗽了一声,道:“陈先生,看来你是认为承丰害了梁华,我想这其中定有误会,承丰这孩子我看着长大,不是这样的人,你为阿华报仇,一怒之下要杀承丰,却错杀了杨博成,这一点,我不怪你,我欣赏你为朋友的义气,你这个朋友,我梁某交了,”

    “能做叔公的朋友,是我的荣幸,不过道理不辨不明,叔公,梁承丰的为人如何,我不评价,但是您与梁老爷子是一辈子的兄弟,您总该相信梁老爷子对吗,”

    梁承丰眼眸低垂下去,他心里剧烈翻涌,难道老爷子留下了什么,不可能的,就算留下,陈凌他一个外人岂会知道,他想诈我,哼,没那么容易,我梁承丰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,这么卑劣的诈术也想吓到我,想到这,梁承丰抬起头来,眼神平静无波,

    梁峰微微一惊,道:“陈先生,你这话是何意,”

    “在私立医院里,有一位小护士告诉我,梁华大哥给我在邮箱里留了一封存稿,并说,如果梁华大哥出事了,就告诉我,否则就当没有这件事情,”

    “信里说了什么,”梁峰脸色凝重,

    陈凌扫了眼梁承丰,道:“信里说,老爷子已经怀疑梁承丰就是害死大少爷和二少爷,”

    “死无对证的事情,你们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”梁承丰淡淡道,

    陈凌道:“哈哈……梁承丰,我知道你之所以这么镇定,是因为你笃定,你所做一切没有留下一丝证据,但是有一点你想错了,我和叔公不是法官,所以不需要证据,只需要我们信还是不信,梁华大哥还在信里提到,老爷子手写过一封遗嘱,老爷子交代过,如果有一天他突然出事,那么就代表所有一切都是梁承丰所为,那么这封遗嘱就会生效,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难道我梁大哥的死也是人为,”梁峰眼里绽出可怕的光芒,

    “你可真会编的,我爹地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,这一点,他的专业护理医生何医生可以证明,”梁承丰怒斥道:“你编出这么一大堆,可真够神的,可惜,聪明反被聪明误,”

    梁峰沉吟道:“没错,梁大哥的身体确实是有些问题,我跟何医生想过不少办法,何医生说大哥因为年轻的时候太过劳累,所以落了病根,”

    陈凌脸色不变,道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是复述梁华大哥信里的内容,如果叔公不信,我们现在可以把信调出来看,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没有电脑,陈先生,你说,不管梁华说的是真是假,但我相信你不会骗我,”梁峰道,

    “多谢叔公信任,”陈凌说完一顿,道:“叔公,我突然有个疑问,那位何医生现在在哪里,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不清楚了,”梁峰答道,

    “建议叔公你查下何医生,是不是突然有许多不明财产之类,或则消失了,查下总是没有坏处,清清楚楚,才没有遗憾,您说是吗,”

    “嗯,”梁峰点点头,道:“我稍后会查个明白,如果确定何医生有鬼,谁敢害我大哥,我要他五马分尸,”说到最后,话中充满了杀戾森寒,让梁承丰没来由心里一寒,

    陈凌扫了眼梁承丰,继续道:“叔公,老爷子的手写字,您觉得会有人作假吗,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很少人前写字,况且他的字就算有人造假我也绝对看的出来,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好不过了,那封遗嘱藏在梁氏公馆里,我们现在可以去取来看看,”

    梁峰霍然站起,道:“那还等什么,走,”

    陈凌也站起,道:“等等,我还有话说,”

    “你说,”梁峰道,

    梁承丰也站了起来,他的脸色不太好看,

    陈凌扫了眼梁承丰,道:“按照道理来说梁承丰你是梁家唯一的正统继承人,老爷子怎么也不会亏待你,”顿了顿,转向梁峰,道:“叔公,如果那封遗嘱里,什么都没有留给梁承丰,而是把所有家产都给了梁华,梁幼凌还有您,那么您觉得,害死梁家大少爷和二少爷,所有阴谋制造者是梁华还是梁承丰,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相信大哥的安排,其结果已经不需要说明,”梁峰深深的看了眼梁承丰,道:“承丰,我不希望是你,不过是与不是,很快就会知晓,走吧,”

    梁承丰微微笑了,鼓起掌来,

    梁峰与陈凌看向他,梁峰皱眉道:“怎么,”

    梁承丰道:“我只是佩服陈先生的智慧,设下这么大的一个陷阱等我钻,若真是我做的,一旦心虚,就着了你的道,不过我梁承丰行得正,坐得稳,你枉费心机了,”顿了顿,道:“叔公,这个人居心不良,我有一个请求,”

    “你说,”梁峰目光闪烁不定,沉吟道,

    梁承丰眼里放出森寒的光芒,看向陈凌,道:“我要跟你赌命,”

    “怎么赌,”陈凌淡淡问道,

    “如果真有这一封遗嘱,我自绝于叔公面前,如果没有,你死,你可敢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陈凌淡淡一笑,道:“不过你这个打赌很聪明,这封遗嘱如果存在,你横竖都是死,左右你都没损失,不过看在你命不久矣的份上,让你占点便宜也无妨,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看谁笑到最后,”梁承丰说完,转而寒声道:“你本事厉害,若是到时执意逃跑,怕也不好拦你,你若真有种,就留在这里由赵虎他们执枪看守,我和叔公一道前去找寻你说的遗嘱,若是遗嘱真如你所说,就由叔公一掌毙了我,你觉得可算公平,”

    陈凌没有丝毫犹豫,道:“没问题,不过为了公平性,我有一个要求,你必须把你的手机留在这里,”

    “可以,”梁承丰一口答应,说完就将手机掏出,放到书桌上,两人的心理素质都是强大至极,让梁峰这样的老江湖也有些分不清,到底是谁真谁假,

    “遗嘱的位置,藏在老爷子房间的古董花瓶里,”陈凌凝视梁承丰,缓缓说道,其实这完全是陈凌凭经验蒙的,因为他从那天会客室里看出,梁老爷子是个喜欢古董的人,一个喜欢古董的人,在自己的卧室里,不可能不放古董,

    但这话一说出来,梁承丰心中翻起滔天巨浪,老爷子的房间陈凌绝对没有去过,他如何说的这么准确,难道真的有这封遗嘱,

    虚虚实实之间,是陈凌与梁承丰第二次较量,陈凌虽然是满口胡说,却是因为他胆大心细,首先,老爷子怀疑梁承丰不是没有根据,因为老爷子确实已经偏重梁华,这就是一个信号,

    所以这一点,梁承丰心里更是有数,

    本来梁承丰还敢一直赌下去,但是因为陈凌这句老爷子房间的古董花瓶,瞬间让他动摇了,他也真是强悍,依然没有在脸上路出破绽来,

    “走,”梁峰冷着脸,冲梁承丰说完,率先出了书房,

    别墅外停了一排的名车,其中一辆迈巴赫是梁峰的座驾,梁峰喜欢自己开车,他拉开迈巴赫的车门上去后,梁承丰心中忐忑,也跟在后面准备上车,

    梁峰淡淡道:“承丰,我不喜欢别人坐我的车,你去开你自己的吧,叔公相信你,希望你也不要让叔公失望,”

    梁承丰心中狂喜,面上不动声色,道:“叔公放心,我绝不会做出有损梁家的事情,”说完便折转身子,朝他自己开来的宝马上走去,

    宝马上有一部车子自带的电话,梁承丰心中冷笑,陈凌,你个傻逼死定了,上了车后,他没有立刻打电话,等到上了公路,拉开距离,神不知鬼不觉的拨打过去,最后删掉号码,一切就天衣无缝了,

    迈巴赫车里,梁峰拨打通了梁承丰的手机号码,刚才陈凌在梁承丰不注意的时候,给了他暗示,梁峰为了把事情弄清楚,方才将梁承丰赶到他自己的宝马车上去,

    陈凌在书房里,由赵虎等枪手看守着,梁承丰的电话响时,陈凌对赵虎道:“是叔公打给我的,”赵虎上前拿起手机,看到来电显示果然是叔公,当下疑惑着递给了陈凌,

    梁承丰迟迟等不到梁峰启动车子,不免心中觉得有些不妙,下了车,来到迈巴赫的车前,“叔公……”他恭敬的喊,

    车窗落下,梁峰的神情落寞,正在发着呆,梁承丰顿时长松了一口气,看来老家伙在伤感老爷子那个老家伙的死,当下情真意切的喊道:“叔公,叔公,您怎么了,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梁峰转头看向梁承丰,喟然一叹,道:“我突然想起了当初跟梁大哥一起到香港来,当时梁大哥三十五岁,我才十五岁,我们一起吃了很多苦,才有今天这份基业,承丰,这份基业来之不易,你一定要守好,不要做出对不起祖宗的事情,知道吗,”

    “侄儿谨记叔公的教诲,”梁承丰最后一点的疑惑也全释,诚诚恳恳的答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