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妙姐弟

    沈出尘踌躇一瞬,忽然道:“那天的事情是小天考虑不周,我代他向你道歉,”

    陈凌眼下一黯,他心里不知为何总觉得沈出尘很亲近,可以托付生命的那种,就像她是亲姐姐一般,也从不会去想起那日的双修传功,

    但是沈出尘的语气,跟朱浩天的亲近,还是让他有些微微的酸,与爱情无关,就像自己的姐姐被别人抢走一般,很奇妙的感觉,

    “尘姐,我之前有提过意见,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完全不让我说完,如果当时不让叔公跟我一起,我完全有把握在五秒之内毙了夜魔,还有,论起谋划,我自认不输于他,那天还有更快捷的法子,根本不需要那么?烦,由我和你藏在兰姐身后同时偷袭,杀杰克只需要两秒,”

    “那样会让你的兰姐暴露在夜魔的枪下,我也会暴露在枪下,还有可能让夜魔逃走,去祸害更多的人,小天有他的专业考虑,其实你们两人都是很优秀的人,他的考虑偏于完美,你则太过冒险,”沈出尘语重心长的道:“陈凌,我知道你的能力,一直以来也很信任和看重你,否则我不会对你下这么多功夫,但是将来,我们的敌人太强,你可以通过冒险的计划赢一次两次,但绝对走不远,所以小天的性格适合谋划,你则可以在他谋划下,尽情施展你的才能,”

    “或许尘姐你是对的吧,”陈凌心里仍然不是滋味,朱浩天的嘴巴太毒了,那些讽刺的话陈凌永远忘不了,

    “陈凌,当是给姐帮忙,包容他一点,他有很多缺点,但是不乏优点,我们只需要挖掘出他的优点就好了,”沈出尘柔声道,

    “我尽量,”陈凌听沈出尘难得的这么柔声细语,不由心软了下去,

    泡沫红茶被侍应生端了上来,陈凌喝了一口,甜甜的微酸,冰凉透心,很是舒爽,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去,”沈出尘问,“明天,”

    沈出尘点点头,道:“嗯,越快越好,不过你多加小心,一旦有什么问题立刻联系我,”

    “谢谢尘姐,”陈凌微微感动,沈出尘一笑,不再多说,陈凌想到什么,奇怪的道:“尘姐,不知道为什么,本来在面对伊贺真木时,我感觉我的丹劲已经快要突破了,但是杀了伊贺真木后,如今反而怎么也突破不了,我试过很多法子,始终是不成,我只怕到时我会让你失望,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的,”沈出尘浅浅一笑,道:“傻小子,别想那么多,你要是突破了才奇怪了,你没发现现在即使面对丹劲高手,你也从不畏惧么,那是因为你的凌云大佛气势,你的气势太大,所以这层丹劲就变得难以突破,等你一旦积累够了,突破时,恐怕会一举到达丹劲巅峰,”

    陈凌闻言眼睛一亮,他一直以来对自己充满了自信,唯独这个丹劲让他很是无语,现在沈出尘这般说,他终于可以长松一口气,顿了顿,道:“尘姐,你不是说有私话跟我说吗,”

    沈出尘喝了一口清茶,放下茶杯,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主要是怕你心里有什么想法,在公事上,我是首领,但是私下里,我当你是弟弟,”陈凌心下一热,因为他也是这种感觉,当下觉得心思畅快无比,有种想大声吼叫出来的痛快,眉眼儿都是笑容,

    沈出尘接着道:“对于我跟沈门的恩怨,等你到了西伯利亚我再跟你详细说,但是沈门,无论是那位沈少还是沈家那位太上皇,与我都是不死不休的仇恨,”说到这儿,她眼里闪过深沉的悲哀,这是陈凌很少见到,

    沈出尘继续道:“我这辈子的追求,就是扳倒沈门,其他的,就说爱情吧,你知道吗,你姐我这么大以来,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封情书,没有谈过一次恋爱,以后,我也不会有类似爱情,婚姻这类东西,我在西伯利亚运气不错,有了一些基业,手下的人才也很多,但是没有一个能跟你相比,陈凌,如果没有你的帮忙,我想我这辈子都没可能跟沈门抗衡,”

    “尘姐,就让我们两姐弟,齐心合力对付沈门,”陈凌眼中绽放出精光,道:“只要有你和我一起,我有绝对的信心来打败沈门,”

    沈出尘露出欣慰的微笑,陈凌又道:“尘姐,你放心吧,我会尽量让着他,尽量跟他把关系搞好,争取不让你为难,”

    沈出尘会心的笑了,道:“我也说过小天了,他也保证以后不再如此,”

    末了,陈凌想起无为大师曾经教过的厉害洗髓诀,无始诀,当下道:“尘姐,我有一门洗髓诀威力很强,但是我目前的修为还不能练,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,我演练给你看,”

    “哦,”沈出尘眼睛一亮,顿时来了兴趣,

    当下结了帐出了茶餐厅,外面的日头还是毒辣,沈出尘上了陈凌的法拉利,陈凌一路驱车来到东港码头,沿着港湾找到一处僻静的海湾,

    海面很平静,远远看去一望无际,海面上有不少船只在来往,也有快艇飞快行驶在海面上,激起浪花千层,

    陈凌在沈出尘前面三米处站定,道:“尘姐,那层意境我还不行,你只看我的手印和气血运行,还有步伐,”

    沈出尘凝神的看着陈凌,这时候陈凌一扫在沈出尘面前那种不自觉的低身段,心神归一,眼神悠远而浩瀚,这个时候的陈凌,自有他傲人的风采,

    他的悟性记性都是超强,当下脚步轻踩,一个个繁复的手印,步伐,气血如何运行都施展出来,佛家六印,大手印,兰花印,须弥印,配合脚下步伐,降龙桩,如来桩,无极桩,这功法的妙用就在于上下配合,达到催动气血强劲淬炼骨髓的妙用,由此而大换血,大造血,将身体的杂质淬炼到一点都没有,

    如果不是无为大师这样的神人对养身之法,对人体构造熟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,也断创造不出这样神妙的洗髓诀来,比如说兰花印配合无极桩,手势下沉,兰花印上扬,这样才能让气血汇聚于少阳脉上,如一点激光激流而进,让人身体如打寒战,接着紧密的佛家六印配合,将这点寒战扩散,保持,如此便能很大的激发潜力,激发造血之力,

    陈凌虽然施展不出那层意境,但沈出尘是不世出的高人,她看了一会儿就看出其中的绝世神妙,美眸中不自觉绽放出异样的神采,连呼吸都急促起来,

    陈凌一套无始诀施展完毕,额头上渗出汗水,就算没练出意境来,却也耗费了他太多的心神,这套法诀的奥义实在太深,

    收功后,陈凌看到沈出尘脸上满是激动之色,尔后竟有泪光,“好……”沈出尘喜极而泣,接而合上眼眸,喃喃道:“父亲,母亲,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,”

    “尘姐,你怎么了,”陈凌疑惑道,沈出尘睁开眼,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,又是喜悦,道:“傻小子,你知不知道你这套法诀代表了什么,”

    陈凌一怔,道:“啊,”

    沈出尘道:“从最早的须弥印到佛家六印,以及心印,这套法诀包含了整个天地众生的道理,所有气血养生尽在其中,若是长期练此门法诀,最后到底能走多远我不知道,但是绝对会不输于沈门那个变态的家伙,”顿了顿,道:“陈凌,谢谢你,谢谢你连这么宝贵的东西都肯毫不犹豫的交给姐,”

    陈凌开朗的一笑,道:“没有尘姐你,我不知死了多少次了,命都是尘姐你的,何况区区这套无始诀,”

    “无始诀……”沈出尘喃喃念道,随即眼睛一亮,道:“洪荒初辟本无始,要破冥顽须放空,这位教你法诀的大师乃是真正的高人,”

    教会沈出尘无始诀后,本来沈出尘是想喊上他和朱浩天一起吃顿饭的,陈凌还真没做好思想准备,跟那家伙吃饭,他怕自己hle不住打人,连忙借口说还需要去跟梁家交代很多事情,表示等到了西伯利亚,多的是时间,沈出尘一门心思要去领悟无始诀,也没有过多挽留,

    别了沈出尘后,陈凌驱车回到梁氏公馆时已经是下午五点,公馆里只有一些下人,守护的门徒以及厉若兰母子,之前有梁承丰镇压,那些姨太们,亲戚们谁也不敢来闹分家产,如今又是三叔公办丧事,自也是不敢来,不过这种平静厉若兰知道保持不了多久,

    陈凌肚子饿了,厉若兰吩咐下人开饭,夕阳的余晖洒进饭厅里,梁幼凌坐在陈凌旁边,厉若兰与陈凌相对而坐,厉若兰讲到了日后可能面对的许多困难,因此软言恳求陈凌留下来,

    陈凌看了眼娇艳动人的嫂子,无奈的一笑,表示真心的无可奈何,并表示干爹一定会有妥善的安排,梁幼凌听说陈凌要离开,闷闷不乐,不过却没有闹,只是问,“师傅,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,你还什么都没教过我呢,”

    厉若兰也是期盼的看着他,她不希望这一别,以后再也见不到,她对别的男人都有种莫名的排斥,但是陈凌却让她觉得亲切,陈凌迎向两母子殷切的目光,喟然一叹,道:“有缘自会相见,我也希望能再来香港,”无形中多了一层命运无奈的愁绪,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梁幼凌要陈凌带他去外面玩乐,厉若兰也是这个心思,想和陈凌尽量多待一会儿,陈凌当然应允,用法拉利载着两母子在香港有名的夜市,铜锣湾,金盛广场,政府中心等等地方一一游览,到了晚上九点,将两母子送回,好在梁幼凌也累的睡着了,陈凌抱着梁幼凌,陪着厉若兰进了公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