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逃前夜

    海蓝脸红如血,随手将身边的沙发垫子朝陈凌扔了过去,啐道:“流氓,我怎么没看出你是这么个大流氓,”陈凌一把接住沙发垫子,只要一想到体位这件事情就觉得想笑,尤其是想到一个解决体位的方法,老汉推车……那副香艳场景更是令陈凌捧腹,

    海蓝毕竟不是小女孩,自持身份,玩笑开过后也恢复了一本正经,只是在上车后,陈凌又一句话让她不淡定了,“蓝姐,你该不会还是处女吧,”

    “浑小子,你再乱说,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,”海蓝真有些发毛了,这问题多尴尬啊,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一切的心细如法都是成功的关键,陈凌与海蓝还真被沈门天堂组的人监视了,张美是在听说了香港对付造神基地的事情后,才意识到陈凌这个人的不简单,总觉得他不会如此简单的被自己一句话赶走,于是多留了一个心眼,

    陈凌在酒店伪装好后,将身高肌肉缩小了一些,反正这样看到他后,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,

    天堂组的人一直锁定陈凌,自是不会对这个陌生的家伙起疑,

    陈凌带好伪装的身份证,一切证件打的士前往火车站,

    而后来,假陈凌陪着上了海蓝的车,天堂组的人便一直跟着,跟着自然也发现不了什么异常情况,海蓝将假陈凌带进了军方,每天固定让他出来远远亮个相,以此来稳定天堂组的人,

    而陈凌却已经在三天后,顺利到达了东江,他换了电话卡,与林岚等人联系上,商量好撤退路线,然后当晚陈凌在夜间十二点,天堂组换岗的瞬间,再度潜伏进了叶倾城的别墅二楼,

    十二点的时间段,叶倾城却已经睡了,现在她有陈凌的承诺,还看到陈凌的行动决心,自然能睡的香甜,

    月光幽静的洒在?暗的客厅里,陈凌心中火热,来到叶倾城的卧室前,用暗劲悄然震开卧室门,进入后,将门关上,卧室里空调开着,空调被里明显睡的有人,陈凌轻手轻脚来到床头处,叶倾城是半躺着睡的,发丝遮掩了半边脸,睡梦中倒是像个少女一般,没有醒来时那种清冷,她的呼吸均匀,如海棠春睡一般,

    陈凌恶作剧般拖下鞋子,裤子,衣服,只穿一条四角裤裤钻入空调被里,叶倾城立刻被惊醒,却没有大呼,而是嘤咛一声,紧紧抱住了陈凌,

    两人这样拥着,卧室里顿时又是一曲欢歌,激情平复后,陈凌不免失笑,道:“我有时觉得有点罪恶,你还这么小我就把你给吃了,”

    叶倾城被他提起这茬也有些气闷,道:“如果不是因为张美那个变态,我才不会这么早便宜你,”

    “你说要是你真的怀孕了,你爸爸会不会劈了我,”

    “他要敢劈你,我以后都不理他,”叶倾城道,

    “对了,我一直奇怪一件事,以前问你你不说,”陈凌道:“就是你跟你爸,我觉得你们好像彼此都很在意彼此,但是东哥……”

    叶倾城掐了下他,娇嗔道:“不许喊东哥,”

    陈凌惯性喊错,也觉得这喊法荒唐,要是还喊叶东为东哥,那现在跟叶倾城这关系就是赤果果裸的乱伦了,

    “嗯,我们说正题,为什么我总觉得东……你爸好像不想见到你呢,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妈妈,”叶倾城道:“我是有次在爸爸喝醉后听他说出来,他和我妈妈是从什么大家族里私奔出来的,据说我妈妈是名门千金,但是在生我时难产,妈妈一心要保住我,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,爸说我跟妈妈长的很像,他看到我就会想起妈,就会想起妈是怎么死在手术台上的,”说到这儿,叶倾城微微凄苦,道:“有时候我会好想妈妈,上幼儿园,上小学,每次看到别的小孩有妈妈接送,我都会好羡慕,爸什么都满足我,但唯独不喜欢跟我说话,甚至有时连看都不想看到我,我那时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人喜欢我,所以我也变得沉?寡言,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叶倾城继续倾诉,道:“我不管做什么,都不愿意让爸知道,我觉得他是恨我的,即使生病了,我也是自己去医院,自己去买药,有一次,我发了阑尾炎,我还是不想告诉他,后来痛的实在受不了,我才给照顾我的赵妈打了电话,我其实是想就那样痛死算了,反正在这世上,也没人关心喜欢,”

    “后来赵妈连忙赶过来,及时把我送进了医院,据医生说,如果再迟一点,我就真可能死了,爸听说我的事情后,到医院来看我,我不想理他,真的,他无论说什么,我都没有看他一眼,就自个掉眼泪,”

    陈凌心中大生疼惜,将她搂的更紧,他可以想象的出当时那样小小年纪的她该是多么的孤苦,

    “那一次我爸陪了我三天三夜,出院后,虽然我们还是不怎么说话,但是他对我的关心还是多了很多,直到那次我生日,他说陪我过生日,结果他独自喝闷酒喝醉了,我才知道爸爸的苦,我的生日他是最不愿意陪我过的,因为我妈妈就是在那一天没有的,”这些凄苦一直埋藏在叶倾城心里,今天全数跟陈凌说出来,就好似淤积的一口气吐了出来,宣泄过后却全是痛快,

    陈凌静静的拥住她,叶倾城沉浸在他的温柔之中,片刻后抬首看向陈凌,道:“你是喜欢女儿还是儿子呢,”这个问题考虑的过早,陈凌却也没忍住,陪她一起幻想美好未来,道:“女儿吧,和你一样漂亮多好,”叶倾城呢喃道:“我却想有个儿子呢,能和你一样,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要快点努力造人,”陈凌怪笑一声,吻上她的唇,

    片刻后,叶倾城起身要去洗澡,却拦着陈凌,不让他一起去,虽然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但有些东西叶倾城还是放不开,

    各自洗过澡后,累乏的叶倾城沉沉睡去,陈凌洗完澡后精力却依旧旺盛,这一夜他没怎么睡,最后的关键时刻,他不想出任何问题,

    早上七点的时候,陈凌看着叶倾城睡的正香,不过还是狠下心来将她喊醒,别看她平时小大人一般的沉稳,但是少女贪睡却是有些的,陈凌轻声叫了一会没叫醒,最后无奈下只能捏住了她的娇俏的小琼鼻,

    叶倾城醒来后也是吓了一跳,生怕睡过了时间,之后她换上一套浅绿色的连衣裙,水晶项链的陪衬,让她有如凌波仙子一般的美丽,

    计划就是由叶倾城与陈军先出门,一切调包行动都在试衣间里,那家商场都已被林岚他们控制,断不会露出任何破绽,

    镜子前的叶倾城明媚动人,脸上容光焕发,便在这个时候,她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,陈凌拿起一看,脸色顿时变了,因为来电显示是张美,

    “倾城……”陈凌有很不好的预感,起身将手机递给叶倾城,叶倾城一看之下也是花容失色,她深呼吸几口气后才勉强平复,一般来说,张美这个时间都不会打电话,如果打电话来,那就说明他已经在来东江的路上了,

    电话接通,叶倾城用睡意惺忪的语气道:“喂,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还在睡觉吗,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,想我了,”叶倾城这段时间就是用这种招数来拖延,来小心翼翼取信张美,她不忘抬头看陈凌,陈凌转过了头不看叶倾城,他这一刻深深痛恨自己的无力,竟然要让自己的女人这样的委屈,去取悦一个男宠,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会如此的去渴望那强大镇压一切的力量,“是啊,亲爱的,我每天都在想你,想你想的快要窒息,”

    叶倾城笑笑,道:“嗯,我也一样,”那边张美则更加兴奋,道:“亲爱的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明天我就有一个月的时间,我想带你去旅游,你想去哪儿呢,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叶倾城手机都差点拿不稳了,脸色瞬间煞白,

    张美的声音顿时冷了下去,道:“你不喜欢,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”叶倾城忙道:“我是太高兴了,真的,难道你又要怀疑我,现在我除了你,跟谁都没有联系,你心里又不是不知道,”先发制人永远没错,

    这一点张美确实有数,他以为叶倾城完全不知道他安排了天堂组,以及在她手机里安装了监听器,

    张美连忙赔小心,道:“对不起,亲爱的,我以后再不会犯小心眼了,都怪我太在意太爱你了,”叶倾城听的直翻胃,如果可以,她真想用高跟鞋狠狠踩在张美那张恶心无耻的脸颊上,

    随后张美又问道:“你想去那儿玩呢,”

    叶倾城着实没有心情来去想要去哪儿,她只想快些挂断电话跟陈凌商量对策,当下便道:“你安排吧,你安排的一定比我想的要好,只要跟你在一起,在哪儿都会快乐,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,亲爱的,我今天晚上连夜赶过来,明早你就能看到我了,”

    “嗯,真希望马上就能看到你,”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睡吧,小懒猪,”张美又对着电话来了个飞吻,叶倾城装作不知晓给一把掐断了电话,要她当着陈凌的面说出那些话就已经很折磨了,要是还飞吻,不止陈凌受不了,她自己也受不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