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幻境了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伴隨著這個神域強者的重重摔落,其他的那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以及那個格雷中位神,此刻也都是狠狠的吃瞭一驚,隨即一個個就隱約明白瞭什麼!

    “不對!”

    “該死的,咱們是進入瞭幻境?”

    “可惡,這七星劍陣被破,我怎麼感覺不到那劍陣能量氣息的潰散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幻境,是咱們的感官被幹擾影響瞭!”

    此刻意識到什麼,頓時這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紛紛催動各自的元神之力,然而讓他們無比震驚的是,自己催動瞭元神之力,卻是依然感覺不到周圍有什麼古怪的地方!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而就在這個時候,看著下面這些無天神殿強者一個個驚慌的樣子,我暗中冷然一笑,下一秒就將那即將破裂的七星劍陣,再次催動起來,頓時一股股無比強悍的殺意,轟然爆發,從這天尊盟內的空間四周彌漫而出。

    在這短短的幾個呼吸的瞬間,就在這七星劍陣殺意的籠罩下,頓時天尊盟這這一片虛空中,頓時就變得光線暗淡,伴隨著一道道劍意的肆虐流轉,仿佛這整個空間都在隱隱顫栗一般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“該死的,快躲開!”

    就在這幾道劍意肆虐而出的瞬間,同時在這無天神殿眾多強者的戒備下,就看到周圍的被這些劍意肆虐的空間之中,瞬間割裂出無數道空間裂痕,而緊跟著,在這些裂痕浮現的瞬間,那彌散到各處的劍意,此刻也是紛紛爆射出一道道強悍的劍芒,宛如萬箭齊發一般,就從四面八方,朝著這些無天神殿強者席卷而來!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“可惡!”

    盡管這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依然開始戒備,並且一個個催動瞭能量防備,然而那一道道由七星劍陣爆發而出,同時在融入瞭我那一道道精純的能量之下,還是在身上被撕裂出一道道的血口和創傷出來!

    更有的,在沒有快速反應過來的情況下,其元神也被這些劍芒給重創,頓時就發出瞭一道道慘乎!

    “臥槽真的可以,原來這神魔之力分裂出來的精純神力,真的能壓制這些傢夥的元神之力!哼,瑪德,看你們還怎麼囂張!”這一刻,看到眼前這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在那一道道強悍劍芒的肆虐下,一個個無比狼狽的樣子,我心裡頓時無比的舒爽,更是覺得無比的暢快!

    在人類世界結界和我體內那精純的神力的雙重壓制下,這些看似無比強悍的無天神殿的強者,此刻在我面前,宛如一個個不堪一擊的廢物一樣!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“嗤啦啦!”

    一時間,在這七彩紛華的劍芒,在這天尊盟總壇之內,四處炸裂流轉,如同化作瞭一道道七彩絢光的能量風暴,在這一片虛空中肆意的穿梭,帶著一道道無比凌厲的劍意,在這些無天神殿強者的身上,不斷的撕裂出一道道創口,頓時在這一道道七彩絢麗且又凌厲的能量席卷下,這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頓時又之前的自信高傲,轉為瞭內心的無比驚恐!

    “催動防禦,趕緊離開這裡!”

    “可惡!”

    “格雷閣下,快想辦法啊!”

    這一刻,無天神殿眾多強者,一個個都是無比焦急的對著格雷中位神胡喊道,雖然這些七彩炫光的劍意,爆發的殺意很強,也輕易的在他們身上的金甲防禦撕裂,但是一時半會兒,這些轟擊還不能徹底的傷到他們的元神,但是拖的時間越久,就很難說瞭!

    “該死的,這小子果然狡猾!”

    這一刻,聽到自己眾多同伴的呼喊,格雷中位神頓時就暗暗的咒罵瞭一句,看著周圍不斷肆虐的那些劍意流光,格雷一邊催動自己的元神之力,去感受周圍那些劍意爆發的方位,同時意念力,更是催動到瞭極致,去感知我隱藏在虛空的方位!

    隻是讓格雷中位神鬱悶的是,自己的元神之力催動到瞭極致,也無法感知我的方位,而且周圍那些忽然出現的劍意,也好似憑空出現的一般!這讓格雷中位神很是鬱悶!

    “快,撤出這個地方!什麼都要管,先出去!”

    不過很快的,格雷中位神,還是果斷的做出瞭決定,這一刻,格雷中位神也意識到,自己這些神域強者,很又肯能是中瞭一種幻境的迷惑!

    “走!快!”

    “先離開這個天尊盟的總壇!”

    “到外面的虛空!快!”

    一時間,聽到格雷中位神的話,頓時那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一個個就趕緊催動自身的能量,忍著周圍那些劍意肆虐力量的壓制,紛紛施展身法,企圖從這一片被神力幹擾的范圍沖出去!

    “哼!進來瞭,就別想走瞭!”

    看著這些無天神殿前者的動作,我頓時就冷笑瞭一聲,緊跟著就爆發瞭一股能量,跟著身影也朝著其中一個無天神殿撲瞭過去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這一刻,在神力幹擾的情況下,那神域強者根本無法感知我的存在,隻是看到一股強悍的能量,瞬間轟擊而至,就在其準備抵禦的瞬間,另一道劍意,在我的催動下,依然是精準無比的刺穿瞭他的元神!

    “啊噗!”一時間,伴隨著這個無天神殿強者的慘叫,其體內的元神碎裂的同時,一股股無比強悍的能量氣息,也是瞬間彌散出來!隻不過瞬間就被我快速的吸取瞭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該死的!”

    看著同伴忽然慘死,不但如此,而且體內的元神之力,也是眨眼間就在周圍消失瞭,頓時其他無天神殿的強者,就紛紛大吃一驚,同時也是加快的身法速度,朝著外面虛空竄去!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而就在這一刻,看著那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一個個逃一樣的朝外面沖,我深吸瞭口氣,隨即就再次催動一股精純的神力,在周圍那神力幹擾的區域邊緣,形成瞭一道道能量屏障!並且,同時也將這區域之內那些肆虐的劍意的威力給催動到瞭極致!

    “轟轟!”

    這一刻,就看到那原本在這裡肆虐的劍意,眨眼間,就形成瞭一道道極強的能量漩渦風暴,所過之處幾乎空間都要被摧毀一樣,頓時就朝著那些企圖逃離這裡的無天神殿強者彌漫過去!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“噗啊!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一時間,在這些能量風暴的席卷之下,那些無天神殿的強者,頓時就被籠罩,而同時的,在他們沖到審理幹擾邊緣區域的時候,也同時被我催動的那一道神力屏障給反震瞭回來,頓時伴隨著一道道能量風暴的呼嘯中,不少無天神殿的強者,也是一個個發出瞭淒厲的慘叫!

    而在這一聲聲慘叫之中,我依靠著這些神力幹擾的優勢,身影宛如一縷飆風,不斷的爆發轟擊,去收割這些無天神殿強者的生命,同時在他們體內元神之力潰散的同時,將那些能量吸取!

    “該死的,我知道瞭這是神力幹擾,這小子就在咱們身邊!”這一刻,看著周圍不斷有同伴慘死,那格雷中位神,此刻臉色無比的陰沉,更是明白瞭什麼!

    而下一秒,這格雷中位神立刻就果斷的爆發瞭自身的全部神力,就看到伴隨著一股耀眼奪目的金芒陡然爆射出來,頓時在格雷眼前那不遠處的神力屏障,頓時就被沖破瞭一個缺口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而下一秒,這格雷中位神,身影就畫作瞭一道金色流光,陡然竄出瞭那神力幹擾范圍籠罩的地方!

    “果然是哼!”而在沖出來的瞬間,格雷中位神身影懸浮在遠處的虛空,此刻朝這邊凝視過來,果然就看到瞭那即將潰散的七星劍陣,以及在那其中不斷爆發能量收割自己同伴的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