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局

    至于办公室里,陈凌不知道云破天的方位,但是张美的呼吸心跳他却能探查出,当下毫不犹豫,一步到位毫不迟疑的以弓箭步冲撞而去,

    这一下如电如光,如万斤重弓射出,没有一丝的回旋余地,云破天眼观八方,这么远的距离足够他守株待兔,他是丹劲高手,打法犀利,见状护住张美,冷笑一声,退一步,脚如刀锋铲出,这一腿暗无声息,骤然发出,乃是有名的谭腿杀招,陈凌眼看就要一下抓住张美,而云破天这一腿就是突出的奇兵,防无可防,就像是落下的球,眼看要砸中幼弱的小孩,却突然被人一棒子挥出,好一记铲球一般,

    这一下拦腰将陈凌踢中,陈凌肠子都会痛断,那种死法绝对是活活痛死,

    危机万钧的时分,陈凌袖中浑然天成的滑出一把?洞洞的枪,枪口对准云破天胸腹毫不犹豫就是一枪,

    云破天冷哼一声,臂弯上扬,以臂阻挡子弹,他不得不如此,一旦退避,这么近距离,陈凌若连连点射,即便自己能躲过,那么张美也必定被抓住,张美被抓住,一切都完蛋,

    唯有拼一把,他的肌肉筋骨强大到变态,自认即便陈凌拿的是沙漠之鹰,他一样可以承受住,而这一腿却绝对能要陈凌立刻瘫痪在地,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砰的一声,浓重沉闷枪声响起,血花四溅,云破天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粒子弹穿透自己的手臂,射进胸腹,然后胸腹处血花绽放,如美丽的罂栗花一般妖艳,

    好痛好痛,所有的生机,血液飞快流逝,

    陈凌手中的枪并不是沙漠之鹰,却是永恒神枪,

    云破天这致命一腿变的力气全无,倒被陈凌砰的一下撞飞出去,云破天撞翻后面办公桌,滑出三米之远,瞳孔里满是对生命的留恋,张着嘴,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,结果什么都抓不住,

    永恒神枪虽然厉害,但是也有致命弱点,开一枪后枪身热到不行,如果连开两枪,立刻会爆膛,

    张美脸色发白,浑身颤抖,陈凌如魔神一样纵来,一把提起他的脊椎骨,将他当小鸡一样提起,手中的枪玩的娴熟无比,永恒神枪瞬间换成了沙漠之鹰,

    两名战将在陈凌砸进来时已经反应过来,闪电奔袭陈凌后面,却终是迟了一步,他们怎么想的到云哥一丝丝的时间都没拖延住呢,陈凌抓住张美,两名战将毫不停顿,想要雷霆击杀陈凌,救下张美,

    一名战将拳如疯魔,如电芒砸向陈凌后背,陈凌将张美捏在手中,往后一移,那拳头便是砸向了张美,那名战将惊骇失色,立刻脚步猛力旋转,强行收拳,这样气血回涌,最易气血混乱,便在这时,砰砰,两声枪响点射在这名战将的眉心上,这名战将额头上鲜血爆射,双目圆睁,轰然倒地,

    开枪的同时,陈凌抓着张美施展出羚羊挂角的绝妙身法斜移,躲开了另外一名战将的致命连环三记夺命脚,

    陈凌枪指张美,厉吼道:“再过来我毙了他,”

    战将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满脸横肉,叫做?杨,?杨在这一瞬感受到陈凌的杀气,几乎以为他已经开枪了,不由骇得心胆俱裂,张美是少主手心的宝,他出事了,罗生堂没一个能活,

    “别,”?杨急忙道,也不敢动手了,

    “砰砰砰,”陈凌却不跟他客气,趁着?杨惊魂未定,突然举枪就朝他射出三粒子弹,陈凌出手太快太快,这么近的距离,沙漠之鹰强劲的穿透力展现出来,?杨躲开两颗子弹,最后一颗子弹射进了他的脑门,他额头上鲜血彪射,片刻后轰然倒地,失去了生机,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却只是三十秒不到的时间,楼下的凌俊豪等人至少还需要两分钟才能赶过来,趁着这个空当,陈凌将脸色惨白的张美丢在地上,冲上前,对着他娇美的脸蛋狠狠啪啪两巴掌,这两掌打的重之又重,张美两边脸颊立刻浮肿起来,合血吐出两颗牙齿,他骇然的看着犹如杀神一般的陈凌,陈凌拽住他的衣领,厉声道:“狗杂种,你不是要老子回来么,你爷爷回来了,”

    张美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怕死了,他以为自己是情圣,遭遇了至爱的背叛,已经什么都麻木了,可是等到此刻死亡真正笼罩的时候,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,说到底,他张美今年不过二十岁,标准的九零后,自以为看穿红尘,其实不过是傻逼一个,

    “别杀……”

    啪,陈凌又一个耳光铲了过去,张美发出杀猪般的尖叫,陈凌抓住张美的头发,沙漠之鹰对着张美的下体,杀气腾腾的瞪视着他,道:“今天老子先废了你的种,看你再拿什么来祸害人,”

    张美的小兄弟已经感受到了沙漠之鹰的温度,他眼中呈现出极度的恐惧来,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一股骚味儿传来,却是吓得尿裤子了,这时他脸蛋如猪头,那里还有什么翩翩佳公子的风范,真是令人倒足了胃口,陈凌哈哈厉笑,道:“狗娘养东西,你也不过是个孬种,凭你也配跟我叫板,”手指如鹰爪,刷刷两下拉扯,将张美上身衬衫与裤子,及内内全部扯得稀巴烂,顷刻间让张美变得不着寸缕,他的皮肤很好,白皙富有弹性,屁股蛋儿白嫩得很,难怪沈少喜欢他的屁股,真是够恶心的一对人,

    陈凌想起东盛所有兄弟的惨死,想起唐佳怡不知道已经遭受到了什么非人的折磨,她一个女子,被张美抓在手里,张美恐怕早就侵犯她了,一念及此,陈凌就恨不得将张美挫骨扬灰,抓住他的头发,往地上他尿撒出来的地方一摁,让他的嘴唇直接与他的尿液来了个亲密接触,

    这种非人的折磨与侮辱瞬间让张美呜呜哭了起来,泪流满面,

    哭得真个是梨花带雨,

    外面脚步声响起,陈凌一把抓住赤果果的张美的后脊椎,提了起来,然后悠闲的坐在沙发上,将张美又丢在面前,让他光腚坐在地上,沙漠之鹰顶住他的脑门,让他不敢有一丝动弹,

    凌俊豪带着众天煞闯进来时看到这一幕立刻呆住了,

    陈凌稳坐沙发之上,犹如俯视众生的佛主,而云破天,两名战将已经全死,不可一世的疯狗张美现在比小绵羊还要可怜,狼狈得不能再狼狈,瑟瑟发着抖,梨花带雨,

    凌俊豪犹如见鬼一般的看着陈凌,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啊,

    凌俊豪与二十名天煞成员全部都在门外不敢靠近,天煞成员都是暗劲以上的好手,用枪都是精准无比,绝不是等闲特种兵能比得上的,有几名天煞成员在凌俊豪暗示下,想从被陈凌撞开的地方偷偷开枪狙杀陈凌,只是他们刚探头出来,陈凌另一只手里又出现一支左轮手枪,砰砰三枪开出,三名天煞成员皆眉心中弹而亡,

    而在这个过程中,陈凌的眼神一直与门前的凌俊豪众人对视,顶住张美脑门的沙漠之鹰更是连一丝丝的颤抖都没有,

    也就是说陈凌杀那三名天煞高手,全是凭的感觉,而且他出手快,开枪快,浑然天成,无懈可击,凌俊豪看得心中骇然,这人的枪法已经是宗师级别了,

    陈凌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对凌俊豪淡淡道:“不要再试图挑衅我,我能进到这里来,能将云破天秒杀,就不是你们这些小喽啰的智商能够让我阴沟翻船,如果你想好好谈,让你的手下全部放下枪,退后,如果你不想谈,那就冲进来,把我和这个小杂碎射成筛子,”顿了顿,道:“我耐心不是很好,如果不想谈,那我就先开枪杀了这个小杂碎,大家一拍两散,一,二,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退后,”凌俊豪心中一紧,他凝视陈凌,觉得这个人浑然天成到没有一丝破绽可寻,又看了眼陈凌枪下丑陋狼狈的张美,这条疯狗平时作威作福,一副浑不怕死的吊样,等到真正来杀他,他比谁都怕死,凌俊豪心中鄙夷,面上却不敢表露,这疯狗不能死,他一旦死了,以少主的性格,恐怕会让罗生堂全体陪葬,

    “把枪放下,再退后,”陈凌重申道,

    这一招还是有用的,毕竟枪械管制严格,他们绝不会有很多的枪,只要他们不是全部有枪,那么陈凌拿着枪,那就是绝对的威慑力,

    凌俊豪犹豫一瞬,缓缓道:“枪全部放下,”

    众天煞成员无奈,虽然不愿意,却也只得听从命令,纷纷将枪丢到地下,

    陈凌人在里面,也看不到外面全部的人,凌俊豪不动声色的打暗语,让几个人持枪埋伏,不要真傻乎乎的全把枪丢下了,他们不是安排出任务的特种兵,身上不可能还藏好几把枪,

    陈凌的眼睛就如火眼金睛,凌俊豪的暗语别人看不懂,他却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个人是为首的,他不死今晚要救人出去有困难,一瞬间,陈凌心中杀机顿生,面上若无其事,继续道:“枪全部踢过来,”

    一共踢进门内十六支枪,陈凌眉头舒展,对凌俊豪道:“把唐佳怡带过来,给我准备一辆奔驰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