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安心上路

    “你你进来干什么?”消瘦青年有些心虚,看着跟前杀气凛然的唐朝,心里头很是发毛。

    唐朝冷冷盯着他:“东西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拿拿什么?”青年装傻充愣,右手下意识的按照自己的口袋往后退。

    中年人回了神,不满的挡在跟前怒喝:“出去!你谁啊,竟然敢闯入我家。出去,不然我马上报警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妇女也是尖锐的骂着:“你神经病的,赶紧出去。我报警,我马上报警。”说着已经走过去抓起手机,做出要打电话报警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,唐朝的目光依旧森冷的盯着青年,脸色始终阴沉:“我再说一次,东西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青年总算是镇定下来,不爽的狂喷口水:“你他妈说什么呢,这里是我家。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话没说完,唐朝已经一巴掌抽过去,直接将青年给甩得倒在地上。脑袋撞在椅子上,差点没被抽得吐血。

    旁边两人看着有些傻眼,呆愣了半秒。那女人赶忙愤怒的朝着唐朝冲过去:“你混蛋,敢打我儿子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唐朝微微侧身,躲过了她肥胖的身子,却也顺势走到青年跟前,毫不留情的踢过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青年被踢得顺着地面往前滑行,鲜血从嘴巴喷涌而出,凹陷的两个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握草,我他妈带死你!”中年人愤怒大吼,抓起椅子便要砸过去。

    头也没回。唐朝抬起左手正好抓护椅子,冷冰冰的轻哼:“我不想大开杀戒,但不代表我会心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忽然将椅子往前拽,让中年人被迫撞过去。还没往前两步,唐朝又往后推椅子,中年人踉踉跄跄往后,撞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拿着椅子走到青年跟前,唐朝将椅子冰冷的放在青年的身上,阴森冷哼:“你很聪明,应该是知道我特殊,故意这么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唐朝真的没想到对方这么有心机,还以为真的只是一件精神病患者偷内衣事件。可是做下来之后,总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一点不确定,冲进来看到的场面,已经确认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青年咬着牙挣扎爬起来,抬头愤恨的冷哼:“咳咳,跟你有毛关系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话没说完,椅子狠狠砸在他身上,强大的冲击力让青年再次趴下,感觉浑身骨头都断了。

    后边的女人吓坏了,慌张的大叫: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唐校医,我求求你,别打了。你放过他吧。”

    唐朝充耳不闻,椅子对准青年的脑袋:“你既然调查过我,应该知道我做事风格。我,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吃完了上路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青年趴在地上。身子不停的颤抖,藏在口袋里的手终于慢慢拿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张锡纸,纸张打开,里边有一些白色的粉末,还有一根小小的吸管

    看到这些。唐朝当真有些心凉。这个人双眼凹陷,一开始他也没在意。可是后来中年人两人扶着青年离开的时候,唐朝清楚地看到,青年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只有吃粉的人,才会有这种反应。他的两只眼睛凹陷进去尤为厉害,而且目光涣散,不低于五年!

    “唐校医,你放过他,求你放过他。”肥胖女人面色苍白的跪在旁边,目光闪烁着泪光,“我们也都是英才高中的老师,求你放过他吧。”

    唐朝无动于衷,冷冰冰的盯着青年,轻哼道:“真没想到,就在我身边,居然有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跟我爸妈没关系,他们只是安分的老师。”青年颤抖的抓着锡纸,虚弱的呢喃,“房子是校长给的。他们在英才高中大半辈子,跟他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肥胖女人继续含泪哀求:“唐校医,你放过他。我跟我老公都是学校的老师。我是教高三英语的,我老公还是数学组组长。我求你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你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走过来,咬着牙看着唐朝,苦涩的低沉道:“唐校医,我宋国伟这辈子没求过人。这次,真的求你放过他,他已经在努力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已经在努力了。”宋妈妈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唐朝依旧无动于衷,就好像没听到一样,双眼一直冷冰冰的看着地上的青年:“叫什么,货从哪里来,多少年?”

    宋国伟迫不及待的回答:“宋文明,货都是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唐朝将凳子狠狠甩过去,宋文明顺势翻滚起来。嘴巴再次喷血,牙齿都给飞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唐校医,我求你,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宋妈妈拼命地哭喊着,惊慌的爬到唐朝前边挡住他。

    宋国伟则是惊骇的上前扶着自己的儿子,看他都快晕过去,可真是心疼。

    转过头,宋国伟有些不满的咬着牙:“唐朝,你给他一次机会不行吗?他才二十岁,还是个孩子而已!”

    “呵,孩子?”唐朝森冷轻哼,忽然大声嘶吼,“我给他机会。谁来给边关战士机会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咆哮,墙上挂着的全家福掉落下来,哐啷破碎,玻璃窗也是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宋国伟三人被吼得耳膜差点没破裂,宋妈妈停下哭泣。有些惊恐的抬头看着。

    恼火,唐朝真的很生气。

    如果说昨晚杨思宇的那些颗粒东西只能算违禁品,那现在这些白色粉末,已经彻底触碰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机会?

    谁来给那些缉毒警察机会,谁来给那些一生都在边关镇守的战士机会。

    每流入十克。就以为着死去一个战士。他在吃的,不是粉,而是边关战士的血!

    对于唐朝,不,对于任何特种兵来说,毒,永远是最不能碰的底线。因为他们最清楚,为了追查一些货源,要死多少警察和战士!

    沉了口气,唐朝阴狠冷哼:“如果你们还觉得自己是老师,让开!”

    两个老师,儿子却成现在这个样子,悲哀!

    宋国伟咬着牙看着唐朝,眼睛通红:“就算送戒毒所也行,但你不要杀他”

    “让开。不然我连你也打死!”唐朝再次大吼,墙上的壁画又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最少五年,还想戒掉,可能吗?而且,他需要知道这个宋文明背后的线!

    眼见着宋国伟两人依然没有让开。唐朝忽然冷笑:“行,反正也是你们一家三口算计我,正好送你们一起上路。宋文明是吧,把你手上最后一口吃了,吃完安心上路!”

    其实偷内衣是故意的。宋文明就是故意要激怒郁诗,故意被打。然后宋国伟又非常刻意的说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跟抑郁症,摆明了就是说给唐朝听,生怕哪天他怀疑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为了让唐朝以后少关注。他们也是有心了。因为他们都知道唐朝的性格,住在隔壁实在太危险,但如果能得到唐朝的信任,反而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放过他们。”宋文明挣扎的坐起来,手里依旧死死拽着锡纸,“是我让他们配合我算计你,因为他们说你是军医,对老师和学生,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你错了。”唐朝冷然轻哼,“对犯错的人,我从来不留情,尤其是这种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知道。”宋文明惨然一笑,“最危险的地方,确实最安全。一旦安全过后,必死无疑咳咳,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告诉你,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文明,呜呜”宋妈妈泪流满面的跪在旁边,样子尤为憔悴悲惨。

    唐朝深吸了口气:“你们两个先出去,我要问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犹豫不定,宋文明低声催促:“出去吧,我都会说,他不会杀我”